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Ray | 4th Mar 2012 | 課業稿件 | (568 Reads)
說到香港的政治,就不可以不說「民主」二字,到底甚麼是民主,根據《民主概論》的作者科恩教授,民主就是一種社會管理體制 。要評價一個地方的民主情況,要由三個角度看,分別是廣度、深度和其範圍。

簡單來說,廣度就是數量問題,是指受政策影響的社會成員中實際(直接或間接)參與決策的比例 。深度就是由參與者參與時是否充分來決定 。舉個例子,就是當一個獨裁者作出決策時,人民的意見雖然是其考慮因素之一(也就是說人民間接參與決策),但大多數人民的意願卻可以被當權者無視,實際上在政策決定中起不到作用,這就是深度不足的情況。說得簡單一點,就是大多數人的想法和可以起到的作用的比例。

而範圍,就是指在社會內決定有共同關係的某些問題時,參與可能是廣泛的、有一定深度的,而且是有效的,而在另一些問題時,廣泛參與可能毫無作用。這就可以說,在某一範圍內,實行了真正的民主。而決定範圍的大小就由兩個因素構成。一:全社會實際參與決定的問題有多少、有多大重要性;二:社會成員如果願意的話,通過間接控制的正常體制在影響或改變決定方面能起多大作用 。

我們可以用以上三個條件去看看今天的香港民主。在香港,18歲以上的香港人就有投票權去選出自己的代表,廣度足夠。但明顯地在深度上就非常不足,因為擁有最後決策權的是在立法會的六十人手上,民意並不是一個在程序上必須考慮的條件。而由於立法會甚至行政長官都並非由普選產生,而是由代表機制一層一層選出來,這無疑是對民主範圍的多重壓縮。因為,每經一重代表機制,民意的影響力便會受到削弱,在多重代表機制的削弱之下,香港的民意最多都只是民意,而不能透過它們間接控制的機關向上傳送。而二OO三年反廿三條立法的遊行,就正正是民意於下層爆發的代表作。

但是否有普選就會有民主?在其他國家可能是,但在香港就不一定,因為還有北京在背後操盤。選舉只是一個形式,而民主是一個行事方式,而非制度。所以並不能畫上等號。北京在二OO三年時看到這個情況,就開始派人來香港,在現在的制度下,只要掌握下層向上轉聲的渠道,便可以把深度變成零。但難保會再有一次大遊行,所以北京說最早二O一七可以有雙普選。但就算有雙普選,大陸亦有自己的方法去操縱結果,最簡單直接而且實行當中,就是派人來香港潛伏,住滿七年就有身份證,可以投票。屆時北京手握數十萬選票,就算普選又如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