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Ray | 14th Apr 2012 | 雜記隨筆 | (14 Reads)
偶爾發現這一份大學生報,內容挺有趣,希望不會有人被秋後算帳,而且報導並沒有署名,我想他們應該有類似憂慮,這些年頭,連大學生出一份學生報都要小心翼翼了。

圖片網址:
http://a2.sphotos.ak.fbcdn.net/hphotos-ak-snc7/s720x720/581244_320030874731052_226905614043579_841498_1168353415_n.jpg

Ray | 4th Mar 2012 | 課業稿件 | (568 Reads)
說到香港的政治,就不可以不說「民主」二字,到底甚麼是民主,根據《民主概論》的作者科恩教授,民主就是一種社會管理體制 。要評價一個地方的民主情況,要由三個角度看,分別是廣度、深度和其範圍。

簡單來說,廣度就是數量問題,是指受政策影響的社會成員中實際(直接或間接)參與決策的比例 。深度就是由參與者參與時是否充分來決定 。舉個例子,就是當一個獨裁者作出決策時,人民的意見雖然是其考慮因素之一(也就是說人民間接參與決策),但大多數人民的意願卻可以被當權者無視,實際上在政策決定中起不到作用,這就是深度不足的情況。說得簡單一點,就是大多數人的想法和可以起到的作用的比例。

而範圍,就是指在社會內決定有共同關係的某些問題時,參與可能是廣泛的、有一定深度的,而且是有效的,而在另一些問題時,廣泛參與可能毫無作用。這就可以說,在某一範圍內,實行了真正的民主。而決定範圍的大小就由兩個因素構成。一:全社會實際參與決定的問題有多少、有多大重要性;二:社會成員如果願意的話,通過間接控制的正常體制在影響或改變決定方面能起多大作用 。

我們可以用以上三個條件去看看今天的香港民主。在香港,18歲以上的香港人就有投票權去選出自己的代表,廣度足夠。但明顯地在深度上就非常不足,因為擁有最後決策權的是在立法會的六十人手上,民意並不是一個在程序上必須考慮的條件。而由於立法會甚至行政長官都並非由普選產生,而是由代表機制一層一層選出來,這無疑是對民主範圍的多重壓縮。因為,每經一重代表機制,民意的影響力便會受到削弱,在多重代表機制的削弱之下,香港的民意最多都只是民意,而不能透過它們間接控制的機關向上傳送。而二OO三年反廿三條立法的遊行,就正正是民意於下層爆發的代表作。

但是否有普選就會有民主?在其他國家可能是,但在香港就不一定,因為還有北京在背後操盤。選舉只是一個形式,而民主是一個行事方式,而非制度。所以並不能畫上等號。北京在二OO三年時看到這個情況,就開始派人來香港,在現在的制度下,只要掌握下層向上轉聲的渠道,便可以把深度變成零。但難保會再有一次大遊行,所以北京說最早二O一七可以有雙普選。但就算有雙普選,大陸亦有自己的方法去操縱結果,最簡單直接而且實行當中,就是派人來香港潛伏,住滿七年就有身份證,可以投票。屆時北京手握數十萬選票,就算普選又如何?

Ray | 4th Feb 2012 | 雜記隨筆 | (69 Reads)
  甚少會研究X JAPAN以外的BAND,SCANDAL是少數之中的少數,因為她們是全女班。第一次接觸我都忘了是甚麼時候,只記得牛跟我說SCANDAL是他的本命,好奇之下開始留意。聽著,原來不外如是,這是最初的印象。 


Ray | 10th Jan 2012 | 雜記隨筆 | (29 Reads)
  甚麼叫客觀?有人跟我說過,說我永遠也當不了一個好的分析員,只能當一個評論員,因為我「唔夠客觀」,我不禁問自己到底甚麼是客觀。多角度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想法,我怎照料得了。抽離於事件之外?我一向都不相信旁觀者清這一句話,梁啟超告訴我,旁觀者是用來呵的。這個世界本就沒有絕對的客觀,除了事實。當一句說話由人的口說出來,就一定附帶著主觀的色彩。由你說我不夠客觀的一刻,你已經不夠客觀了。因為是你主觀意識告訴你,我不夠客觀。所以,沒有人能夠絕對客觀。
 (閱讀全文)

Ray | 24th Dec 2011 | 舊曲新詞 | (25 Reads)
聖誕跟朋友出街玩也好,跟另一半拍拖也好,也應該關心一下家人。
說句聖誕快樂不用花很多時間,讓自己知道其實自己心裡還有他們。
不要老說自己寂寞孤獨,概嘆自己沒有伴侶的時候,想想你的父母,是不是每年的聖誕都讓他們在家看著電視過?

這個世界沒有寂寞的人,因為總會有人關心你,只是你能察覺到嗎?

 (閱讀全文)

Ray | 13th Dec 2011 | 雜記隨筆 | (21 Reads)
還記得有一次我很想替HIDE寫一點東西,但當我的手剛碰到鍵盤,我的手指就按不下去,因為我發現剛好我手指放的位置就正好是H、I、D、E四個字母的鍵上面,這是巧合還是冥冥中的主宰?我不知道。 (閱讀全文)

Ray | 13th Nov 2011 | 雜記隨筆 | (86 Reads)
  好多人看完《那些年》都讚不絕口,似乎此片都擊中了不少人的要害,令他們陷入了精神自虐的漩渦。個人認為這只是一首視覺化電影化的高級版港產情歌,比無病呻吟好一點:有病呻吟。不過終究走不出呻吟的圈圈。
 (閱讀全文)

Ray | 5th Nov 2011 | 雜記隨筆 | (32 Reads)
如果一生人只可以聽一場演唱會,
大家都會知道我的答案。


 (閱讀全文)

Ray | 29th Oct 2011 | 雜記隨筆 | (58 Reads)
話說小弟在地鐵上聽到一個小男孩對一個小女孩說了一句「我愛你」,然後小女孩也甜甜地回了一句「我愛你」。很多乘客都忍俊不禁,但我卻聽到了我身旁的一個阿叔在碎碎念「年紀細細識啲咩丫」。聽罷我在想「咁你好識?」,「咁我又識唔識?」


人愈大想得到的東西就愈多,看見很多人說愛情應該是這樣那樣,要包容要接納要互相設想甚麼甚麼的。是人大了,背負的東西多了,所以連自身的感情也多了負擔?當得到的東西愈多,就會希望得到更多。

 (閱讀全文)

Ray | 19th Oct 2011 | 短篇小品 | (35 Reads)

  有一天走在街上,看到兩隻曱甴,一隻已翻肚,幾條腿有氣無力地動著,頭頂兩條平日朝氣勃勃的觸鬚也失去了朝氣,只是偶爾郁動些少,一副將行就木的樣子。 (閱讀全文)

Next